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 正文

ag试玩免费期货新品种闸门大开出乎意料

  国务院法制办组织包括证监会、交易所等方面,开始启动《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修订工作;业内人士吁请把期货新品上市的审批权交由期货交易所自主决定

  “尽管还需要证监会最终审批这一法定程序,但依据惯例,基本没有什么悬念了。”期货业一位权威人士告诉《财经时报》,具体出台时间还需中国证监会确定,而一经批准,将是自1998年以来国内期货市场通过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期货新品种。

  燃料油领先于玉米、棉花等品种率先获得国务院通过,也出乎交易所的意料。市场近日甚至出现“上期所对燃料油上市的准备工作似乎还未就绪”的判断。

  “出人意料”的审批结果,又引发了市场人士对现行期货新品行政审批式机制的争议。他们认为,应当把“期货新品上市的审批权交由期货交易所自主决定”。上述权威人士也认为:“建立法制化和市场化的新品上市机制,特别是将新品上市审批权交由交易所自主决定,是目前期货业改革的重头戏之一。”

  在上期所方面对上述消息一直不予评价。至于燃料油的上市准备,如合约设计、交易规则、交割仓库等,他们表示:“目前还没有介绍的必要。”

  “即使燃料油品种最终获得证监会审批,交易所也可能短时间内无法推出。”有业内人士透露,上期所早些时候申请燃料油品种,正是各交易所纷纷申请新品种之时。“没想到,各交易所都不太看好的燃料油品种,竟然先批下来了”。

  对此种审批结果,期货界某资深人士认为“符合中国国情”,因为“燃料油期货的审批涉及政府行政部门少,相关大企业也只有三家。要签字、盖章的环节少,审批速度自然就快”。

  尽管《期货交易管理条理》已经将上市期货品种的权力授予了中国证监会,但事实上,新品种上市仍要经过国家相关部委以及省区市的同意。

  以农产品期货品种的推出为例,目前的审批程序大致是:首先由交易所向证监会提出申请;证监会审查后,提交农业部等相关专业部门和贸易部门论证;这些部门通过后,再报国务院批准;如果得到批准,证监会则履行审批职能;最后由交易所正式推出。

  通过类似的审批等例行程序的几个轮回,时间跨度常常是几年。新品种涉及的专业部门和贸易部门越多,参与论证和审批的环节越多,推出难度就越大,申请获批的时间也越长。并不为市场看好的燃料油提前于玉米、棉花等热门品种获得通过,也反映了这一不成文的惯例。

  有消息说,对于被市场一致“看好”但仍未获批的玉米品种,大连商品交易所已提出了多次申请,但得到的答复一直是“原则通过,但需等待时机成熟”。

  何谓“时机”?某期货专家解释说,主要是针对玉米保护价政策;有关政府部门认为,玉米实行的保护价政策不退出市场,就不宜开展期货交易。

  “保护价是否存在,并不能成为决定新品种能否推出的根本因素。”他补充说。最具说服力的例子是小麦期货。小麦期货几年前推出时也存在保护价,而且比例高于玉米。

  “真实的原因,可能是对农产品期货特别是农产品价格波动问题的认识存在差异。有些部门习惯了管住价格波动。另外,20世纪80年代末玉米价格放开初期,曾有过价格大幅波动的经历”。当时中国的一些商品价格刚开始放开,玉米价格波幅曾高达100%以上。而保护价政策虽避免了波动过度,但财政负担加重。

  “其实推出期货品种,同样可以给交易者提供规避价格波动的风险管理工具。”业内人士普遍持这样的看法。

  2004年初,国务院原则通过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和实行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放开收购市场,转换粮食企业机制。这对玉米品种来说,应该认为是等来了最好的“时机”。

  “什么品种更适合期货市场交易,应该由市场需求决定。而改革现行新品上市的审批制度,建立法制化和市场化的上市机制,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期货专家解释。“法制化和市场化的上市机制”的核心内容是合理、高效。

  “某种意义上,交易所选择什么品种上市,就如同工业企业选择生产什么产品、商业企业选择经销什么产品。至于特殊商品如医药产品,则由主管部门实行许可证制度等特殊政策加以监管”。

  由于期货业的高风险特征,交易所自行决定的上市品种应报主管机关备案。从国外经验看,除授权给交易所、报主管机关备案的上市机制,建立上市品种审核委员会也是通行做法。

  记者获知,国务院法制办已在组织包括证监会、交易所在内的有关方面,启动《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的修订工作。

  大商所早日推出大豆2号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巩固并最终获得非转基因大豆的国际定价权

  就在市场几乎同声敦促加快新品种审批节奏的时候,市场中仍有声音提醒:“如果新品种属于拿不到国际市场定价权的商品,那么,目前选择不推出也许更明智。”

  “对全球市场来讲,燃料油期货无疑是个好品种;但对中国而言,是不是也是好品种?燃料油期货是国际性较强的产品,中国是进口国、消费国,但现在拿不到定价权。所以,国内开此期货品种,带来的可能只是哄抬价格。”参与国内期货市场10年之久的张先生对《财经时报》说。

  中国燃料油的进口量2003年占国内需求量约30%,今年估计将升至50%,达到1亿吨。这一巨量需求早已成为全球公开的商业信息。

  可以设想燃料油期货上市后的情景:基于中国旺盛的需求,市场上不仅国际游资可能哄抬价格,国内巨额的民间资本也会成为新的买方力量。而市场未来价格上涨的心理预期,更高于理性的价格;期货市场价格高涨将成为必然结果。

  有专家担心,如果中国挂牌燃料油期货,“我们的期货交易市场不过是人家的一个‘分市场’,功能则是帮别人哄抬自己的采购价格。”

  “就目前条件看,国内货币不能自由转移,国内投资者还局限于国内市场,我们的资本流和信息流还是封闭的。因此,中国还不具备条件上市那些定价权在外国人手中的期货新品种。”张先生说。

  但是,包括监管机构、交易所和投资者的所有期货市场参与者,为什么几乎无一例外赞成加快新品种推出步伐?

  “部分原因是对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和规避风险功能的理解比较浅,背后原因是一些人基于自身利益考虑——交易品种是期货界的‘衣食父母’。”张先生说。

  增加新品种,意味着交易所将增加交易量和手续费收入。“从量的角度看,自认为就此可以跻身于国际大交易所行列”;就投资者而言,增加了新的投资赚钱机会;对投机者也有了新空间;而在管理层某些人观念中,似乎是政绩的体现。

  前任国务院总理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一提期货就头疼”。1998年以来,中国期货市场没有推出一个真正意义的新品种,一些人认为这反映了监管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谨慎心态,也有人将其归咎于行政审批机制。但更大的可能是,面对期货市场规避价格风险等教科书上的理论,监管层担心期货市场是否会制造更大的价格波动。因为某些投机者“进入期货市场不是为了规避风险,而是为了制造风险”。

  目前国内三大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品种中,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橡胶品种被认为已经拥有国际市场定价权;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大豆1号完全有能力获得国际市场定价权。其原因与中国是主要产区有关,但从国际经验看,这并不是获得定价权的决定性因素。如铜期货,全球定价权掌握在英国伦敦商品交易所,但伦敦的铜产量并不大。

  能否拥有某一产品的国际定价权,最关键的因素是能否吸引该商品的全球交易者,成为某一商品的全球交易中心。

  目前大商所的大豆期货已成为全球第一大非转基因大豆交易市场。尽管中国大豆产量只有国内需求的50%,但并不成为大商所争取大豆国际定价权的障碍。而中国将要推出的大豆2号新品种(转基因大豆),其国际定价权早已控制在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手中。

  有专家建议,大商所早日推出大豆2号固然重要,这样可以实现交易品种的完整,但更重要的是巩固并最终获得非转基因大豆的国际定价权。

  “面对全球经济一体化,期货提供的是全球的总量信息。只有据此做出判断和决策,才具战略意义。”张先生说。

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 工程案例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张经理

传真: 400-0737383

E-MALL: 2434557@qq.com

网址: http://www.bravowonder.net

地址: 郑州市 西村镇永安路南段22号

联系我们 →

400-0737383

扫一扫关注我们